海岛名人堂 | 中国女子帆船环球第一人宋坤亮相国际海岛旅游大会:帆船文化传播如何推动开启新航海时代?

2019-08-14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中产阶级的数量也在扩大,帆船行业的门槛也在降低,帆船运动参与者持续增加。帆船运动已不仅仅是一场赛事那么简单,加入了更多元素,代表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更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体系。

由文化和旅游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舟山市人民政府承办,执惠、趣旅协办的2019国际海岛旅游大会将于8月28-30日在舟山举行。届时,作为中国女子帆船环球第一人宋坤将受邀出席,以帆船为媒介,分享环球航海新征途。

宋坤认为,海岛是最适合将赛事与度假结合的载体,对于一条船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比有一个目的地任务更有趣的事情了。因此,船能够登陆的岛屿,可以想象的途径非常多。

纵观全球帆船产业蓬勃发展的国家,其成功是多方共同努力的结果,政府支持、媒体造势、资本投入等。而帆船人的共同努力更是新兴产业生生不息的源泉。因此,帆船人的意见是推动产业的必要条件。

帆船运动正当起航,航海俱乐部必不可缺

执惠:当前我国帆船运动的发展情况如何?其参与成本是怎样的?市场前景如何?

宋坤:我国的帆船运动近年来发展的非常迅速,而且从最早的中国沿海城市开始向江河湖海延展,从造价高,建设周期场的码头俱乐部向简易的湖边,海边沙滩俱乐部拓展,而且同很多水上活动结合在一起。参与帆船运动的成本也逐渐的向大众水上娱乐的消费看齐,现在一次帆船出海体验便宜点的差不多200元/人,孩子一个星期的航海夏令营五六千左右,中国目前中等收入的家庭是完全可以消费的起的了。航海有着独特的魅力,长期看来,市场的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执惠:我国帆船运动的培训的供需情况如何?航海俱乐部数量在快速增长,其在我国帆船行业发展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宋坤:其实帆船这个行业可以说是缺人缺得特别厉害,不仅仅是教练,管理者,从业者,整个行业的优秀人才都是稀缺资源。因为帆船是一个技术性比较强的运动项目,而很多专业队退役下来的运动员并不一定能胜任教练的工作,都需要市场化的再培养。即使是职业经理人也需要对这个项目有热爱和几年的了解才能更好地从事,一切都需要时间成本的积累。再加上北方的航海俱乐部由于季节的原因,从10月到次年的3月几乎没有本地的生意,生存会非常的艰难,所以航海俱乐部的经营挑战还是很大。

航海俱乐部是航海运动发展的最实际推动力量,也是判断一个国家航海运动发展情况的一个明显的指标。

传播帆船文化,打开新航海时代

执惠:了解到您近年在积极传播帆船文化,对内向我国人民普及帆船运动,对外向世界介绍中国帆船。在此过程中,取得了哪些成果?如何打开中国独有的航海时代?

宋坤: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历史,然而我们这五千年的历史大部分都是基于陆地的。亚洲的整个文化都是保守而内敛的农耕文明,这与冒险和探索的西方的海洋文明是差异非常大的两种思维模式。

2006年开始我们做航海俱乐部的时候,为了能让家长送孩子来学帆船要做巨大的说明工作,因为家长会担心危险。我们的民众天然对水有更多的谨慎。但是现在就好很多,一来随着中国与世界的接轨,大家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外的水上运动发展也心生向往,二来,现在中小学生都在普及游泳课,这其实是看起来很小的一件事,但是却从很大程度上培养了我们从小对水的亲近感,这些孩子长大后就更容易去尝试水上运动。

600年前的闭关锁国开始,中国的航海就已经停滞了发展,再次启动要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六十年代,而西方从十四世纪开始就在靠着大航海发现世界,开始努力的增强自己的航海装备和技艺,争夺海上霸权。你去欧洲走一圈就会明白,航海对他们来讲不是一项运动,而是深深融入在他们的文明和血液里的东西,这是几百年历史堆积起来的。所以坦白讲,我们在世界航海的领域是个小学生,什么都需要学,什么都需要发展。

执惠:作为航海文化与帆船运动的传播者,这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广帆船文化,比如制作航海纪录片、演讲、出书等,请问您做这些事情的初衷是什么?您认为最有效的传播渠道是哪一种?请谈一谈原因。

宋坤:我其实就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去了解他们自己,去选择一种他们所热爱的生活方式,自由开心地活着。我最熟悉的运动是航海,航海是我的稻草,是我领悟道理和成长的方式,而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种方式去领悟,如果大家喜欢航海,那很好,如果大家喜欢马拉松,爬山,音乐,艺术,写代码,练字也都一样,找到自己热爱生命方式,这才是我分享故事中最重要的东西。

对我来讲,最有效的方式是现场演讲和拍摄短片,我喜欢和人沟通,现场演讲有最直接打动人心的力量,因为观众离得那么近,所以一场演讲下来就是在和几百位新朋友去交心。如果拍出好的短片也是很有传播力东西,航海有着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所以容易拍出激动人心的影片。

帆船与旅游联合,大有想象空间

执惠:我国帆船运动正在扬帆起航,帆船赛事呈现喷发势头,每年各地举办有百余场帆船赛事。在此阶段,赛事旅游的可行性和挑战在哪里?海岛目的地需要为此做出什么准备?

宋坤:赛事旅游其实可以参考马拉松的样式,事实上中国帆船帆船运动协会推出的中国家庭帆船赛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全民参与的赛事风格。降低比赛的难度,鼓励全家参与,增加比赛的乐趣和周边服务,大量的赛事故事曝光和宣传,这样就很容易带动旅游和度假的消费。

海岛是最适合将赛事与度假结合的载体,更何况对于一条船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比有一个目的地任务更有趣的事情了。开发一下海岛的故事性,娱乐性,只有船能够登陆的岛屿,可以想象的途径太多了。

执惠:在国外发达国家,帆船航海旅游已成为重要的海洋旅游产业,您如何看待帆船运动与海岛旅游之间的关系?

宋坤:这是个两者必然联动的关系。船的航行是需要要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目的地才会有意义。而神秘,美丽的海岛刚好可以满足这一需求。看看西方的发展轨迹就能看到我们的路线,所以帆船海岛游是一个必然的方向。给它以时间,一步一步来。